PHOTO手工匠

那时我们有梦,关于文学,关于爱情,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。如今我们深夜饮酒,杯子碰到一起,都是梦破碎的声音。

人生就是一场修行

贰拾陆

9.4有纪念意义的一天,不过依然没人分享,得到了一个可能工作变动的消息,不知到底该如何选择,也许多年以后并不会记得曾经这样的困惑,但我内心的信念从未变过

其实,所有的故乡原本不都是异乡吗?所谓故乡不过是我们祖先漂泊旅程中落脚的最后一站。

你说你那里是狂风
我这里是暴雨
不知道你今晚会不会惊醒
愿你在南半球一切安好

仿佛昨天刚到了这里,脑子里还是刚来时的模样,晚上把电脑装箱,就像刚打开了就又要装回去,中间的半年不知道是真的过了还是假的过了,说是真的,只叹它太快,都来不及回味,说是假的,那每天见过的人上过的课去玩过的地方还历历在目,又不曾像骗过我的样子,也许我就是这样纠结和恋旧的一个人,舍不得分离,不愿跟一段习惯了的生活说再见,但终究还是要离开,再见,校园,再见,球场,再见,上海,再见。

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,至少两个。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“床前明月光”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。